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基模治療的應用與文化關係



信報專欄 : 心之旅程 28-05-2024

作者: 吳崇欣 • 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• 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


和很多心理治療一樣,基模治療也是源於西方。在我學習基模治療的過程中,其中一個最大的困難是,怎麼我聽起來那些那麼耳熟能詳的東西,在培訓師口中那麼十惡不赦?這也算是「引發內疚」的語言嗎?不是所有父母都大概說過差不多的話嗎?


諸如此類的例子,不勝枚舉。


靜觀練習讓我學會「不落兩邊」,在這個時候發揮很大的作用。我不急於定義事情,而保持最大的閞放度,去明白我自己的感受與頭腦認知的落差。「好吧,就當我有這一個基模吧,那會怎樣?」


我奮勇探索,想像,理解,閱讀……也聆聽我的個案的故事。然後才明白到,也許有些我感受到的矛盾,是由我的成長而來的。我姑且先用這些基模定義, 然後才去挑戰它。


第一樣我深深體會到的,在基模治療中所指「糾纏不清」的人際關係在華人社會的普遍性。因為,我們以關係來定義自己比西方社會多,因此,我們對於「界線」有不一樣的體會。當我們需要保持清晰界線時,我們可能保有了自主需求,卻難以不失去一些連結的需要。


我們必須勇於追求更深刻的連結,才能站得住腳去守住這種「清晰界線」。例如說:「因為我視你為我的至親,我願意冒讓你誤解我或生氣的風險,來跟你說清楚我真實的心思。」而我正在追求的,其實是跟你更深層的連結,一種雙方能互相接納大家的不同的信任感。


那是一種深刻而不能被動搖的安全感。


多年前,在我還是當記者的時候,訪問一個精神科醫生,我都忘記了他的名字,但記得他說:「因為我的兒子是玩音樂的,我學會了,他是我的兒子,雖然我不明白他,但無論如何我都接受這個和我期待有所出入的他,因為我愛他。」我猜因為那時候的我太年輕,聽一個成熟男士講「愛」字覺得太肉麻,所以記到今天。


如今我才真正地明白到,這個父親在這段說話中能給予他的兒子的那份深刻的連結與安全感,有多麼的氣勢磅礡。


我們必須對這樣的深刻的連結懷有信念,才敢與親密的人「劃清」界線,合乎得了西方社會的健康水平。因為,在我們的文化中,親密是盡在不言中。



吳崇欣

 

香港及英國註冊臨床心理學家,也是香港第一個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 and Supervisor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創辦公司Mindfully,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 

Photo credit: HKEJ

 

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