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Beatrice Ng-Kessler 吳祟欣

用心理學論平常心


信報專欄:心之旅程25-04-2023

作者: 吳崇欣 • 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• 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


「我們俗語說要平常心,不就是和我們經常在談情緒有矛盾嗎?」最近在面談時聽到這個問題,有點反思。


首先不必非黑即白,平常心和談情緒本身並無衝突。我們想培養平常心,是指一份對待所有經驗的平等心。知道生老病死、花開花落是常態, 知道變化是無可避免的事;我們抱有這份覺知,也同時有七情六慾。讓自己有更多的平常心,就是培養對萬物變化的一份接納。接納事情就是會不斷變化,接納喜怒哀樂都會來會去;那與我們避免談及、感受自己的情緒,是不一樣的。


我們的情緒腦一出生便已存在。作為嬰兒,我們不會說話但一樣有感覺,一樣會笑會哭。把我們的情緒命名,是我們在長大過程中慢慢學習的事。換言之,我們能否運用語言準確地描述自己的情緒,是我們需要練習的;同時有些人成長的經驗比較坎坷,可能慣性地壓仰自己的感受,長大成人後即使有機會被邀請分享,他們可能心生抗拒、或感到難以觸及和表達。在心理治療中,我們很多時邀請個案談及自己的感受,因為知道自己的感受,往往讓我們更貼近自己的需要,更明白自己。


有些人擔心,一觸及感受就會被情緒支配、感情用事、或失控,那可能反映了他們與情緒的關係。可能我們對自己調節情緒的能力未夠信心,或是曾經驗到一接觸情緒便是危險的、會被懲罰的,會有不好的事發生,令我們對接近自己的情緒自然地心生恐懼。


擁有平常心,並不等同於我們很少感受。有些人有錯覺,以為一個人很「佛系」,有平常心,就是個心情經常只維持在一個窄範圍的人,甚至把麻木和平常心混為一談。其實有平常心也可以同時情感豐富,我記得一個佛教的故事大概是這樣的:


「師傅拿著心愛的杯在喝茶,很開心地欣賞杯子。徒兒看了問師傅:「我們作為出家人,不是應該界物欲嗎?」師傅說:「這隻杯真的很美,我很喜歡;同時,它在我心中已經破了。」


平常心不是我們不再感到強烈的感受,可能是因為心裡覺察到萬物無常,而某些東西形態改變但本質無異(杯子和造杯子的物質),那我即使仍有喜惡偏好,也可以抱有平常心去與這種情緒共存。因此,有平常心可能會令我們不易狂喜或狂怒。


利申: 作者不是佛教徒,歡迎指教。



吳崇欣


香港及英國註冊臨床心理學家,也是香港第一個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 and Supervisor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創辦公司Mindfully,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
Photo credit: HKEJ


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