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看不見的貧窮



信報專欄 : 心之旅程06-02-2024

作者: 吳崇欣 • 註冊臨床心理學家 • 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

 

 

最難給出的關心,是當個案本身並不感知自己的缺失,視之為理所當然,而這個缺失正讓她不斷繞圈,一次又一次錯愛。

 

C有讓人眼前一亮的感覺──一絲不苟裝扮,非常得體言談。在英國社會,是很「中產」的感覺,即有錢人「中產階級」。甚或「上流社會」人士,意指那些所謂貴族血統、家裏歷代有錢有名銜的後代。

 

第一次前來,C剛失戀,大門一關,她就不斷流淚和說話。我很努力地聽,一方面她的口音,我需要適應,另一方面,她總說了一半,我還未真的明白,就轉了話題。我邊拿紙巾給她,邊輕輕打斷她:「我看見你很傷心,你要一杯茶嗎?」

 

我打開那個裝茶包的小木箱,讓她挑,她指着English Breakfast Tea問:「你有奶提供嗎?」我只好說,很抱歉,我這裏沒冰箱,所以沒存放奶。她笑笑指着伯爵茶。我邊幫她沖茶,邊跟她說:「我知道你約見得很趕急,一定有很重要事情想談。如你不介意,請你慢慢說,讓我肯定聽明白。我也可能問你一些問題,希望你不介意。」

 

一生不被理解

 

C很禮貌地回應:「當然。」並報以一個尷尬笑容。即使C那麼激動,還是很注意自己外表,不時查看坐姿,調整衣物,好像時刻有個攝影機在對着她似的。她對自己表現的仔細,讓我格外小心翼翼地發問。當我同感她的心情,她就表現得非常不自在,想要立即轉換話題。讓面談一直都在表面盤旋。

 

後來我明白了,C很習慣沒人理解她。從前在私立學校,如果身邊人比較「貼地」,就會不屑她流露委屈,「都是有錢女生的無病呻吟罷了!」如果身邊人同屬「中產族」,則傾向心存比較,C一旦表現脆弱,就會換來嘲諷(Sarcasm)。她不知道自己一直欠缺「被理解」,自然也沒怎樣「被安慰」過。

 

直至,我請她坐在椅子上跟自己說話,「我這樣要求你都是為你好,沒人想看見你的失意,如果你一不小心,人家就會小看你和傷害你!」她才慢慢明白,她從沒在親密關係中期待被明白,所以總搭上了自私的男生。

  

*故事人物背景都經過改造, 並不代表任何真實個案的故事。

 

 

吳崇欣

 

香港及英國註冊臨床心理學家,也是香港第一個獲國際基模治療協會(ISST)認證的資深基模治療師及督導(Advance Certified Schema Therapist and Supervisor),並獲加拿大註冊資深靜觀導師資格。創辦公司Mindfully,推廣靜觀並提供專業心理治療服務。www.mindfully.hk

 

Photo credit: HKEJ

 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